• 叶明珠(叶明珠:杭州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德云社?)

    “小王梳了个中分,然后——变成了小全。”哄堂大笑。叶明珠没笑。他抻在台上,罩在竹竿般细长身形外的长大褂纹丝不动。在灼亮的舞台灯光下静静地等,等观众从上个包袱中获得的愉悦退潮。不动声色的再抖出一个。于是笑声如浪拍案,周而复...

1